俱胝 – koṭi

俱胝,汉语词汇,是古印度数字系统内最大的数字,意译千万。 俱胝,梵文 koṭi 的音译,当代汉音应为勾帝(帝为卷舌音),是古印度数字系统内最大的数字,意译千万,有时泛指不确切的庞大数字。 《俱舍论》卷十二(大正29·63b)∶’如彼经言,有一无余数始为一,十一为十,十十为百,十百为千,十千为万,十万为洛叉,十洛叉为度洛叉,十度洛叉为俱胝,十俱胝为末陀,十末陀为阿庾多,十阿庾多为大阿庾多,十大阿庾多为那庾多。

五神通 – abhijna

五通,五种神通。具称五神通。佛家讲通过入定等方法的修行,开发出人体本就具有的五种功能,亦是所谓的五神通。指修四根本静虑所得的五种不可思议力量: 天眼通(dibba-cakkhu) 天耳通(dibba-sota) 他心通(ceto-pariya-ñāṇa) 宿命通(pubbe-nivāsanussati) 如意通(iddhi-vidhā) 漏尽通(āsavakkhaya) 天眼通(dibba-cakkhu) 又名天眼智证通或天眼智通,谓超越肉眼的所有障碍,可见常人所不能见者。 天耳通(dibba-sota) 又名天耳智证通或天耳智通,谓超越肉耳的所有障碍,可听闻常人所不能听到的音声。 “Divine ear” (dibba-sota), that is, clairaudience; 他心通(ceto-pariya-ñāṇa) 又名他心智证通、他心智通或知他心通,谓可洞悉他人之心念。 “Mind-penetrating knowledge” (ceto-pariya-ñāṇa), that is, telepathy; 宿命通(pubbe-nivāsanussati) 又名宿住随念智证通、宿住智通或识宿命通,谓能知晓自他过去之事。 “Remember one’s former abodes” (pubbe-nivāsanussati), causal memory, that is, recalling one’s own past lives; 如意通(iddhi-vidhā) 又名神境智证通、神境通、神足通、神通或身通,谓可点石成金、变火成水、飞行自在、变现自在的能力。 “Higher powers” (iddhi-vidhā), such as walking on water and through walls; 漏尽通(āsavakkhaya) 此五通加上漏尽通则成六通。五通通于凡圣,漏尽通唯无学圣者所得。 《菩萨处胎经》中有一偈,‘凡夫所得通,犹如诸飞鸟,有近亦有远,不离生死道。佛通无碍法,真实无垢秽,念则到十方,往反不疲倦,以慈念众生,得通无挂碍。仙人五通慧,转退不成就,我通坚固法,要入涅盘门。 … Read more

十地 – daśa-bhūmi

十地是大乘菩萨道的修行阶位,代表了菩萨在修行中断除烦恼的程度,也标志着菩萨成就功德的程度。大地能生长万物,故佛典中常以‘地’来形容能生长功德的菩萨行。十地菩萨分别是: 初地 – 欢喜地(Pramuditā-bhūmi) 二地 – 离垢地(Vimalā-bhūmi) 三地 – 发光地(Prabhākarī-bhūmi) 四地 – 焰慧地(Arciṣmatī-bhūmi) 五地 – 难胜地(Sudurjayā-bhūmi) 六地 – 现前地(Abhimukhī-bhūmi) 七地 – 远行地(Dūraṃgamā-bhūmi) 八地 – 不动地(Acalā-bhūmi) 九地 – 善慧地(Sādhumatī-bhūmi) 十地 – 法云地(Dharmameghā-bhūmi) 初地 – 欢喜地(Pramuditā-bhūmi) 诸菩萨住此地中,先已于心增上法行,善修治故;超过一切声闻独觉现观,得诸菩萨现观。由正证得无上现观故;诸大菩萨,于此地中,住增上喜。是故此地,名为极喜。 处在欢喜地的菩萨,是刚刚开悟了的行者。他对世间的一切生灭法,有了自己正确的体验。除去了一般凡夫的妄执,真正明白了一切法本空、无我、与万法唯心的真实意义。并且亲历了出世间的妙境,进入了一个与世间凡夫有别的,崭新的精神领域。而内心喜不自胜,所以称为欢喜地。 The first of the ten Bodhisattva Levels (bhūmi) whose name means ‘the Joyful One’, according to the Daśabhūmika Sūtra. … Read more

四向四果 – Four Stages of Enlightenment

四向四果,佛教术语,为声闻修行的次第及证得的果位,出于《杂阿含经》。其中,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及阿罗汉,四者称四沙门果;再加上初果向、二果向、三果向、四果向,合称四向四果。因为每一个果位都分成两阶段,所以又称四双八辈、四双八士。 须陀洹 (梵语:Srotāpanna,巴利语:Sotapanna),又译为须陀桓、须陀般那,窣路多阿半那,窣路陀阿钵囊等,义译预入、沟港、至流、预流、入流等,佛教术语,是佛的四双八辈弟子中的最初位阶,上座部和部派佛教至大乘佛教都设沙门四果中的果位。 须陀洹(巴利语:Sotapanna)是由巴利语:sota(意为河流),与巴利语:āpanna(进入者、胜者),合成,字面意义为进入河流者、于河流中的胜者。 释迦牟尼佛以河流来比喻八正道,遵行八正道即是入流。能够入流的要素(入流支)有四个:亲近善知识,听闻正法,如理思惟以及遵行正法(法、次法向)。遵行以上四者,就能够成就向须陀洹。成就四不坏信,就可证须陀洹果。 斯陀含 (梵语:Sakridāgāmi,巴利语:Sakadagami)是部派佛教修行的位阶、果位名称,意为一还果,是沙门四果第二阶成果成效,因此也称为二果,在此之前则为须陀洹(初果、预流果),此之后则为阿那含(三果、不还果)。 斯陀含为梵语,翻译成汉语、中文的意思是「一往来」,佛经中也称为「一上一还」,指的是:最多只会在天界与人间再往返一次,就能够完全解脱,永远出离轮回。得一来果的圣者,又称家家(kulajkula)。 须陀洹果与斯陀含果的成就,代表三无漏学中的戒行圆满,因此得斯陀含果的圣者,不会投生三恶道,其定力与修行也不会退失,至多在天界与人间往返一次,就可以得到解脱。 阿那含 (梵语:अनागामिन्,Anāgāmi),是一个佛教用语,由后秦鸠摩罗什由梵语译为阿那含,「不来」或「不还」之义,声闻第三果。谓不再来,又称不还果,是佛教修行者进入圣道的果位之一,为部派佛教之中沙门四果的第三向,得证此果位的人将不再回还欲界,而证涅槃。 此位须断尽界见惑及欲界九品思惑,方证得之。 五下分结尽,得阿那含。五下分结是:我见(身见)、戒禁取见、疑见、贪欲、瞋恚。欲界的修道所断惑,至此已经断尽。 证阿那含果的圣者,已经断了欲界的烦恼修惑,不再染着欲界的五欲。因断除了欲界的贪爱,必定证得初禅。死后将会离开欲界,上升色界或无色界,在那边入涅槃,不再返还欲界。 阿罗汉 阿罗汉(梵语:अर्हत्,Arhat;巴利语:Arahant),又译阿罗诃,意译为应供、杀贼、无生,汉语常简称为罗汉;为原始佛教、部派佛教的第四果,是依照佛三转法轮解脱道的教导修习四念处、十二因缘观、四圣谛、八圣道,于蕴、处、界观行一切有为法的刹那生灭、空、无常、苦、无我,进而断尽我见、我执、三界贪爱、无明及其它所有烦恼,于当世舍寿时愿意将自我灭尽不再受后有于三界中出生,脱离生死轮回之苦而入无余涅槃界的圣者。自佛陀三转法轮以来,至今已有成千上万的弟子成就阿罗汉果,还有众多的弟子成就阿那含、斯陀含和须陀洹。 佛陀十号中,也包括阿罗汉,汉译通常作“应供”。

八万四千法蕴 – Caturaśītisahasra dharmaskandha

八万四千法蕴(巴利语:Caturāsītisahassāni dhammakkhandha;梵语:Caturaśītisahasra dharmaskandha),又作八万四千法藏、八万四千法聚,八万四千法门,举其大数,又称为八万法门,是用以形容佛陀所说教法广大的佛教术语。 按说一切有部论师众贤的解说,由于众生有贪、瞋、痴、我慢、身见及寻思等八万行,为对治这些烦恼,佛陀宣说八万法蕴:不净、慈悲、缘起、无常想、空、持息念等诸对治门,令众生入佛法中而得究竟。

七宝 – Seven Treasure

佛教七宝,指七种珍宝引,又称七珍。七宝表七菩提分。在佛经中,不同的经书所译的七宝各不尽同。 鸠摩罗什译的《阿弥陀经》所说七宝为金、银、琉璃、珊瑚、砗磲、赤珠、玛瑙; 玄奘译《称赞净土经》所说七宝为金、银、吠琉璃、颇胝迦、牟娑落揭拉婆、赤真珠、阿湿摩揭拉婆; 般若经所说的七宝是金、银、琉璃、珊瑚、琥珀、砗磲、玛瑙; 法华经所说的七宝是金、银、琉璃、砗磲、玛瑙、珍珠、玫瑰。

六波罗蜜 – ṣaḍ paramita

六波罗蜜,菩萨欲成佛道应当修行的六种行持。分别为布施波罗蜜(檀波罗蜜)、持戒波罗蜜(尸波罗蜜)、忍辱波罗蜜(羼提波罗蜜)、精进波罗蜜(毗离耶波罗蜜)、禅波罗蜜、般若波罗蜜。 波罗蜜为梵语音译,意为渡彼岸。 渡彼岸者,由以妄为我,随心四相流转造作恶业,身处苦海而不自知的状态脱离,恢复本有的觉知、慈悲、以及功德,大悲普施疗苦众生无有疲厌。 如《妙法莲华经》:“为求声闻者说应四谛法,度生老病死,究竟涅槃;为求辟支佛者说应十二因缘法;为诸菩萨说应六波罗蜜,令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成一切种智。” 六波罗蜜高度概括了菩萨修行的各个方面,所以又称六度万行。菩萨修行六度不能离开慈悲心,所以佛当年先讲四无量心,而后宣讲六波罗蜜。而修行般若波罗蜜又不能离开前五度,否则即是断学般若。佛在多部经中反复告诫切不可断学般若,果报在三恶道。 布施波罗蜜(檀波罗蜜) 布施(檀波罗密、檀那波罗密):指把自身所拥有或所知道的施予他人。除了财物的布施 (财布施) 外,还包括佛法的传扬 (法布施) 和消除恐惧 (无畏布施)。长养慈悲心。能除去五毒中的“贪”。 持戒波罗蜜(尸波罗蜜) 持戒(尸波罗密、尸罗波罗密):大乘行者除四众之根本律仪(摄律仪戒),尚须持守三聚净戒之其他二者:摄善法戒与饶益有情戒。摄律仪戒是遵守佛法不作诸恶;摄善法戒是奉行一切之善;饶益有情戒是广修一切善法以利益众生。 忍辱波罗蜜(羼提波罗蜜) 忍辱(羼提波罗密)《金刚经》:「须菩提!忍辱波罗密,如来说非忍辱波罗密,是名忍辱波罗密。」包括生忍和法忍:其为菩萨能忍受一切有情侮辱而不生瞋业《金刚经》:“知一切法无我,得成于忍。”,以及外界的寒热饥渴等《出六度集经》:“忍辱有二种。一者生忍。谓于恭敬供养中。不生憍逸。于嗔骂打害中。不生怨恨也。二者法忍。谓于寒热风雨饥渴等法恼害之时。能安能忍。” 。 《遗教经》:“能行忍者,乃可为有力大人。若其不能欢喜忍受恶骂之毒,如饮甘露者,不名入道智慧人也。”能除去五毒中的“瞋”。南传菩萨道亦译为“忍耐”。 精进波罗蜜(毗离耶波罗蜜) 精进(毗梨耶波罗密):其中包括身精进与心精进,精进修持其余五度。意指身体力行善法、勤断恶根,对治懒惰松懈《大智度论》(卷八十):“精进者,谓心练于法而不懈怠。如法致财而用于布施等,为身精进;断悭贪等恶心,使不得入者,为心精进。 禅波罗蜜 禅定(禅度波罗密、禅那波罗密):心无杂念,不为俗物迷惑颠倒。禅定能对治散乱。 南传菩萨道据《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药事》有禅定,现代一般无禅定,替之以“出离”。 般若波罗蜜 般若(智慧、般若波罗密):修行般若以破除、远离「无明和愚痴」,令诸烦恼不得自在。有「缘世俗谛慧、缘胜义谛慧、缘饶益有情慧」三种。能除去五毒中的“痴迷”,对应六道中的畜生道。 也有六字真言修行者将六度对应六道作其他的排列。

阿修罗 – Asura

阿修罗(梵语:असुर,Asura;巴利语:असुर,Asura),亦译为阿须罗、阿索罗、阿苏罗、阿素落、阿须伦、阿须轮,简称修罗,有汉字词组“修罗场”等。汉地直译有非天、非酒、无端正等说法,意思是福报似天而非天之义,或不喝酒、长相丑陋不端正之义。 在佛教中是六道之一,是欲界的大力神或是半神半人的大力神。阿修罗易怒好斗,骁勇善战,曾多次与忉利天神恶战,但有部份阿修罗也信奉佛法,是佛教护法神天龙八部之一。

摩揭陀 – Magádha

摩揭陀(梵语:मगध,Magádha,或译为摩揭、摩竭陀、摩羯陀)古代中印度的一个重要王国。佛陀一生多半在摩揭陀:佛教史上的王舍城结集,华氏城结集,都在摩揭陀,因此摩揭陀是印度重要佛教圣地之一。唐朝贞观年间,高僧玄奘往印度取经,曾路经此地,在《大唐西域记》一书中专辟二卷详述。 Magádha was an ancient Indian kingdom in southern Bihar and was counted as one of the sixteen Mahajanapadas (Sanskrit: “Great Countries”) of ancient India. Magadha played an important role in the development of Jainism and Buddhism, and two of India’s greatest empires, the Maurya Empire and Gupta Empire, originated in Magadha.

摩睺罗伽 – Mahoraga

摩睺罗伽(梵语:महोरग,转写:Mahoraga),亦译莫呼洛迦、摩呼洛迦、摩呼罗伽、摩护啰伽、莫呼勒伽、莫呼洛伽、莫呼洛、摩休洛、摩伏勒等,意为「大蛇」(词根:maha大,uraga蛇)[1],故亦意译作大腹行、大智行、大智腹行、大蟒、大蟒蛇、大蟒神。佛教传说中的蟒蛇之神,也是音乐神,《维摩经略疏》称其为地龙(与那伽神龙相对),为无足腹行神,受世间神庙所供酒肉,是佛教神祇的天龙八部之一。 该神原本是腹行类,但由于其智力较低而无知,反而能得道挽回前因,摆脱腹行类的命运,脱胎换骨成为神祇。 其形象多为人身蛇首或蛇面,或者是人脸,但以一顶绘有蛇形的帽子表示,一手持笙,一手持鼓棒,腰上结有小鼓。 投生到莫呼洛迦身的因缘,是好布施、多护法,但爱嗔怒而得的果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