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刹 – Rākṣasa

罗刹(梵语:राक्षस,转写:Rākṣasa,巴利语:Rakkhasa),又作罗刹姿、罗叉娑、罗刹娑、罗乞察娑、阿落刹娑等,意译为可畏、速疾鬼、护者。罗刹女称罗叉私、罗刹斯(梵语:Rākṣasī)。 印度教神话体系中一种常见的鬼神(其他鬼神包括阿修罗和毕舍遮等),在佛教中被归属于饿鬼道中的有福德、威神力的强大鬼,为四大天王多闻天王的手下,也是密宗十二天中西南方的护法神,称为罗刹天,别名涅哩底(梵语:Nairṛtī,巴利语:Nirṛti),又作泥哩底王、祢哩底王。

药叉 – Yakṣa

药叉又名夜叉(梵语:यक्ष,转写:Yakṣa;巴利语:यक्ख,转写:yakkha),又译为药叉,本义「以鬼为食的神」,佛教中属于鬼道,意译为「能啖鬼」、「捷疾鬼」、「勇健」、「轻捷」等。女性夜叉,称夜叉女(梵语:yakṣī或yakṣiṇī,巴利语:yakkhī或yakkhinī)。 佛教认为夜叉有三种,《维摩经》注:“什曰:夜叉有三种:一、在地,二、在空虚,三、天夜叉也。”在佛教中,北方毗沙门天王即率领夜叉八大将,“维护众生界”。愿意护持佛教的夜叉神称为执金刚神,领袖是密迹金刚。著名的夜叉王有十二药叉大将。 投生到夜叉身的因缘,是过去行布施,或常先损害后再利益他人,而得的果报。

俱胝 – koṭi

俱胝,汉语词汇,是古印度数字系统内最大的数字,意译千万。 俱胝,梵文 koṭi 的音译,当代汉音应为勾帝(帝为卷舌音),是古印度数字系统内最大的数字,意译千万,有时泛指不确切的庞大数字。 《俱舍论》卷十二(大正29·63b)∶’如彼经言,有一无余数始为一,十一为十,十十为百,十百为千,十千为万,十万为洛叉,十洛叉为度洛叉,十度洛叉为俱胝,十俱胝为末陀,十末陀为阿庾多,十阿庾多为大阿庾多,十大阿庾多为那庾多。

五神通 – abhijna

五通,五种神通。具称五神通。佛家讲通过入定等方法的修行,开发出人体本就具有的五种功能,亦是所谓的五神通。指修四根本静虑所得的五种不可思议力量: 天眼通(dibba-cakkhu) 天耳通(dibba-sota) 他心通(ceto-pariya-ñāṇa) 宿命通(pubbe-nivāsanussati) 如意通(iddhi-vidhā) 漏尽通(āsavakkhaya) 天眼通(dibba-cakkhu) 又名天眼智证通或天眼智通,谓超越肉眼的所有障碍,可见常人所不能见者。 天耳通(dibba-sota) 又名天耳智证通或天耳智通,谓超越肉耳的所有障碍,可听闻常人所不能听到的音声。 “Divine ear” (dibba-sota), that is, clairaudience; 他心通(ceto-pariya-ñāṇa) 又名他心智证通、他心智通或知他心通,谓可洞悉他人之心念。 “Mind-penetrating knowledge” (ceto-pariya-ñāṇa), that is, telepathy; 宿命通(pubbe-nivāsanussati) 又名宿住随念智证通、宿住智通或识宿命通,谓能知晓自他过去之事。 “Remember one’s former abodes” (pubbe-nivāsanussati), causal memory, that is, recalling one’s own past lives; 如意通(iddhi-vidhā) 又名神境智证通、神境通、神足通、神通或身通,谓可点石成金、变火成水、飞行自在、变现自在的能力。 “Higher powers” (iddhi-vidhā), such as walking on water and through walls; 漏尽通(āsavakkhaya) 此五通加上漏尽通则成六通。五通通于凡圣,漏尽通唯无学圣者所得。 《菩萨处胎经》中有一偈,‘凡夫所得通,犹如诸飞鸟,有近亦有远,不离生死道。佛通无碍法,真实无垢秽,念则到十方,往反不疲倦,以慈念众生,得通无挂碍。仙人五通慧,转退不成就,我通坚固法,要入涅盘门。 … Read more

十地 – daśa-bhūmi

十地是大乘菩萨道的修行阶位,代表了菩萨在修行中断除烦恼的程度,也标志着菩萨成就功德的程度。大地能生长万物,故佛典中常以‘地’来形容能生长功德的菩萨行。十地菩萨分别是: 初地 – 欢喜地(Pramuditā-bhūmi) 二地 – 离垢地(Vimalā-bhūmi) 三地 – 发光地(Prabhākarī-bhūmi) 四地 – 焰慧地(Arciṣmatī-bhūmi) 五地 – 难胜地(Sudurjayā-bhūmi) 六地 – 现前地(Abhimukhī-bhūmi) 七地 – 远行地(Dūraṃgamā-bhūmi) 八地 – 不动地(Acalā-bhūmi) 九地 – 善慧地(Sādhumatī-bhūmi) 十地 – 法云地(Dharmameghā-bhūmi) 初地 – 欢喜地(Pramuditā-bhūmi) 诸菩萨住此地中,先已于心增上法行,善修治故;超过一切声闻独觉现观,得诸菩萨现观。由正证得无上现观故;诸大菩萨,于此地中,住增上喜。是故此地,名为极喜。 处在欢喜地的菩萨,是刚刚开悟了的行者。他对世间的一切生灭法,有了自己正确的体验。除去了一般凡夫的妄执,真正明白了一切法本空、无我、与万法唯心的真实意义。并且亲历了出世间的妙境,进入了一个与世间凡夫有别的,崭新的精神领域。而内心喜不自胜,所以称为欢喜地。 The first of the ten Bodhisattva Levels (bhūmi) whose name means ‘the Joyful One’, according to the Daśabhūmika Sūtra. … Read more

四向四果 – Four Stages of Enlightenment

四向四果,佛教术语,为声闻修行的次第及证得的果位,出于《杂阿含经》。其中,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及阿罗汉,四者称四沙门果;再加上初果向、二果向、三果向、四果向,合称四向四果。因为每一个果位都分成两阶段,所以又称四双八辈、四双八士。 须陀洹 (梵语:Srotāpanna,巴利语:Sotapanna),又译为须陀桓、须陀般那,窣路多阿半那,窣路陀阿钵囊等,义译预入、沟港、至流、预流、入流等,佛教术语,是佛的四双八辈弟子中的最初位阶,上座部和部派佛教至大乘佛教都设沙门四果中的果位。 须陀洹(巴利语:Sotapanna)是由巴利语:sota(意为河流),与巴利语:āpanna(进入者、胜者),合成,字面意义为进入河流者、于河流中的胜者。 释迦牟尼佛以河流来比喻八正道,遵行八正道即是入流。能够入流的要素(入流支)有四个:亲近善知识,听闻正法,如理思惟以及遵行正法(法、次法向)。遵行以上四者,就能够成就向须陀洹。成就四不坏信,就可证须陀洹果。 斯陀含 (梵语:Sakridāgāmi,巴利语:Sakadagami)是部派佛教修行的位阶、果位名称,意为一还果,是沙门四果第二阶成果成效,因此也称为二果,在此之前则为须陀洹(初果、预流果),此之后则为阿那含(三果、不还果)。 斯陀含为梵语,翻译成汉语、中文的意思是「一往来」,佛经中也称为「一上一还」,指的是:最多只会在天界与人间再往返一次,就能够完全解脱,永远出离轮回。得一来果的圣者,又称家家(kulajkula)。 须陀洹果与斯陀含果的成就,代表三无漏学中的戒行圆满,因此得斯陀含果的圣者,不会投生三恶道,其定力与修行也不会退失,至多在天界与人间往返一次,就可以得到解脱。 阿那含 (梵语:अनागामिन्,Anāgāmi),是一个佛教用语,由后秦鸠摩罗什由梵语译为阿那含,「不来」或「不还」之义,声闻第三果。谓不再来,又称不还果,是佛教修行者进入圣道的果位之一,为部派佛教之中沙门四果的第三向,得证此果位的人将不再回还欲界,而证涅槃。 此位须断尽界见惑及欲界九品思惑,方证得之。 五下分结尽,得阿那含。五下分结是:我见(身见)、戒禁取见、疑见、贪欲、瞋恚。欲界的修道所断惑,至此已经断尽。 证阿那含果的圣者,已经断了欲界的烦恼修惑,不再染着欲界的五欲。因断除了欲界的贪爱,必定证得初禅。死后将会离开欲界,上升色界或无色界,在那边入涅槃,不再返还欲界。 阿罗汉 阿罗汉(梵语:अर्हत्,Arhat;巴利语:Arahant),又译阿罗诃,意译为应供、杀贼、无生,汉语常简称为罗汉;为原始佛教、部派佛教的第四果,是依照佛三转法轮解脱道的教导修习四念处、十二因缘观、四圣谛、八圣道,于蕴、处、界观行一切有为法的刹那生灭、空、无常、苦、无我,进而断尽我见、我执、三界贪爱、无明及其它所有烦恼,于当世舍寿时愿意将自我灭尽不再受后有于三界中出生,脱离生死轮回之苦而入无余涅槃界的圣者。自佛陀三转法轮以来,至今已有成千上万的弟子成就阿罗汉果,还有众多的弟子成就阿那含、斯陀含和须陀洹。 佛陀十号中,也包括阿罗汉,汉译通常作“应供”。

八万四千法蕴 – Caturaśītisahasra dharmaskandha

八万四千法蕴(巴利语:Caturāsītisahassāni dhammakkhandha;梵语:Caturaśītisahasra dharmaskandha),又作八万四千法藏、八万四千法聚,八万四千法门,举其大数,又称为八万法门,是用以形容佛陀所说教法广大的佛教术语。 按说一切有部论师众贤的解说,由于众生有贪、瞋、痴、我慢、身见及寻思等八万行,为对治这些烦恼,佛陀宣说八万法蕴:不净、慈悲、缘起、无常想、空、持息念等诸对治门,令众生入佛法中而得究竟。

七宝 – Seven Treasure

佛教七宝,指七种珍宝引,又称七珍。七宝表七菩提分。在佛经中,不同的经书所译的七宝各不尽同。 鸠摩罗什译的《阿弥陀经》所说七宝为金、银、琉璃、珊瑚、砗磲、赤珠、玛瑙; 玄奘译《称赞净土经》所说七宝为金、银、吠琉璃、颇胝迦、牟娑落揭拉婆、赤真珠、阿湿摩揭拉婆; 般若经所说的七宝是金、银、琉璃、珊瑚、琥珀、砗磲、玛瑙; 法华经所说的七宝是金、银、琉璃、砗磲、玛瑙、珍珠、玫瑰。

六波罗蜜 – ṣaḍ paramita

六波罗蜜,菩萨欲成佛道应当修行的六种行持。分别为布施波罗蜜(檀波罗蜜)、持戒波罗蜜(尸波罗蜜)、忍辱波罗蜜(羼提波罗蜜)、精进波罗蜜(毗离耶波罗蜜)、禅波罗蜜、般若波罗蜜。 波罗蜜为梵语音译,意为渡彼岸。 渡彼岸者,由以妄为我,随心四相流转造作恶业,身处苦海而不自知的状态脱离,恢复本有的觉知、慈悲、以及功德,大悲普施疗苦众生无有疲厌。 如《妙法莲华经》:“为求声闻者说应四谛法,度生老病死,究竟涅槃;为求辟支佛者说应十二因缘法;为诸菩萨说应六波罗蜜,令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成一切种智。” 六波罗蜜高度概括了菩萨修行的各个方面,所以又称六度万行。菩萨修行六度不能离开慈悲心,所以佛当年先讲四无量心,而后宣讲六波罗蜜。而修行般若波罗蜜又不能离开前五度,否则即是断学般若。佛在多部经中反复告诫切不可断学般若,果报在三恶道。 布施波罗蜜(檀波罗蜜) 布施(檀波罗密、檀那波罗密):指把自身所拥有或所知道的施予他人。除了财物的布施 (财布施) 外,还包括佛法的传扬 (法布施) 和消除恐惧 (无畏布施)。长养慈悲心。能除去五毒中的“贪”。 持戒波罗蜜(尸波罗蜜) 持戒(尸波罗密、尸罗波罗密):大乘行者除四众之根本律仪(摄律仪戒),尚须持守三聚净戒之其他二者:摄善法戒与饶益有情戒。摄律仪戒是遵守佛法不作诸恶;摄善法戒是奉行一切之善;饶益有情戒是广修一切善法以利益众生。 忍辱波罗蜜(羼提波罗蜜) 忍辱(羼提波罗密)《金刚经》:「须菩提!忍辱波罗密,如来说非忍辱波罗密,是名忍辱波罗密。」包括生忍和法忍:其为菩萨能忍受一切有情侮辱而不生瞋业《金刚经》:“知一切法无我,得成于忍。”,以及外界的寒热饥渴等《出六度集经》:“忍辱有二种。一者生忍。谓于恭敬供养中。不生憍逸。于嗔骂打害中。不生怨恨也。二者法忍。谓于寒热风雨饥渴等法恼害之时。能安能忍。” 。 《遗教经》:“能行忍者,乃可为有力大人。若其不能欢喜忍受恶骂之毒,如饮甘露者,不名入道智慧人也。”能除去五毒中的“瞋”。南传菩萨道亦译为“忍耐”。 精进波罗蜜(毗离耶波罗蜜) 精进(毗梨耶波罗密):其中包括身精进与心精进,精进修持其余五度。意指身体力行善法、勤断恶根,对治懒惰松懈《大智度论》(卷八十):“精进者,谓心练于法而不懈怠。如法致财而用于布施等,为身精进;断悭贪等恶心,使不得入者,为心精进。 禅波罗蜜 禅定(禅度波罗密、禅那波罗密):心无杂念,不为俗物迷惑颠倒。禅定能对治散乱。 南传菩萨道据《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药事》有禅定,现代一般无禅定,替之以“出离”。 般若波罗蜜 般若(智慧、般若波罗密):修行般若以破除、远离「无明和愚痴」,令诸烦恼不得自在。有「缘世俗谛慧、缘胜义谛慧、缘饶益有情慧」三种。能除去五毒中的“痴迷”,对应六道中的畜生道。 也有六字真言修行者将六度对应六道作其他的排列。

阿修罗 – Asura

阿修罗(梵语:असुर,Asura;巴利语:असुर,Asura),亦译为阿须罗、阿索罗、阿苏罗、阿素落、阿须伦、阿须轮,简称修罗,有汉字词组“修罗场”等。汉地直译有非天、非酒、无端正等说法,意思是福报似天而非天之义,或不喝酒、长相丑陋不端正之义。 在佛教中是六道之一,是欲界的大力神或是半神半人的大力神。阿修罗易怒好斗,骁勇善战,曾多次与忉利天神恶战,但有部份阿修罗也信奉佛法,是佛教护法神天龙八部之一。